忍辱与我现在的生活

自从学佛以来,做的最不好的也就是忍辱了,虽然没有发脾气,但心里的不平却是总是出现的。

我在开始学佛的同时,也开始不断的接触自由民主的思想。以前从来不会想,什么是尺度,比如什么算是别人对我不尊重、我应该拒绝哪些事情等等。可现在,我也有了这种思想,我抵制面子工程、饭桌文化,我希望别人尊重我的信仰,不违背原则去被迫做任何事情,虽然经常还会犯戒,比如妄语,但这都不能成为让我被动的去做任何我不愿意做的事情的原因,因为那不是我的责任,而且我不需要去为了满足一部分的个人私利或者什么垃圾文化而去牺牲我的利益。或者只要我认为没有妨碍到别人,我可以不去遵守大众的规则,于是我越来越不合群,别人吃饭喝酒我不去,开玩笑我会当真的和他去讨论,很多人都认为我很较真,以前我确实不这样的,也许这已经是两种思想开始交叉了。

忍辱,照我现在的理解,起码应该做到满足众生的愿望,即恒顺众生,在不违背学佛宗旨的情况下,让众生欢喜;忍不能忍之痛苦与委曲,只要它有利于修行;不生嗔怪心,反起慈悲心。以使众生能欢喜听受你传播佛的教化与思想。可这些,我现在差得远,不仅如此,我接触了很多自由民主思想,它的初衷是好的,保障个人的权利与自由,却在别一层面也让人有了拒绝人的权利,这在学佛方面是不利的,但我并不反对自由与民主,因为那是在现代社会保障低阶层人民生活的希望,虽然它有时候也会被政府或者政客所操纵。在接触自由的过程中,它好的一面我也在慢慢吸收,不断的约束自己的行为,尊重别人,不给别人造成麻烦,但进展很慢;不利的方面,我吸收的却特别快,我及时了保证了自己的各项权利与利益不被侵害,不参与不喜欢的场合,不迎合别人,但我却发现和别人的共同话题是越来越少了。我不喜欢和别人聊天,因为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我整天宅在自己的圈子里,也感觉蛮良好,虽然我的生活氛围很和谐,和人和气相处,不产生利益冲突,但忍受不了自己与身边人的很不一样的感觉,我不是特别喜欢另类的人,但这些都在我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也许这些都是自然发生的,因为共同的兴趣与爱好变化,圈子自然就会变化,但这两种变化却不同步,忍受着这一种不同步的痛苦,我依然还要在两种思想种不断的融合,继续着修行,约束着自己的行为。这里有一条原则,恒顺众生,去除私欲,这也许就不至于出偏差了吧!

作者: 勿慢牛

安全方向,化學/化工專業,主要關注學佛、計算化學、C++、Python、計算機、古文化、哲學、思維方向,渴求與有共同興趣的朋友交流,詳情請查看“關于”頁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